观之有匪

随缘synny整理 ✌°∀° )

大雷叫我来巡山:

synny=sylar/danny


截止20160914


转载出LOFTER以外的共享平台(不包括分享按钮)需要向我申请授权




【heroes/blind dating】【sylar/danny】外勤部+医疗部+后勤部+其他部的故事


【原创】【超能英雄X盲目约会】不期而遇(Sylar/Danny)8.5蓝字更新


[Heroes/Blind Dating混合][Sylar/Danny]Por Una Cabeza(NC17)(0710 end)(药HB)


【原创】【HeroesXBD】【Sylar/Danny】售卖热可可的钟表店-1112首楼番外·真完结


【合译】【HeroesXBD】【Sylar/Danny】Blind Smiles(NC-17,1207 120L全文完结)


【授翻】【HeroesXBD】【Sylar/Danny】Blind Kisses(NC-17,0122首L绿字END


[授翻][HeroesXBD][Sylar/Danny]Blind Goodbyes0928完结


【授翻】【Heroes/Blind Dating】【Sylar/Danny】系列第四部Blind Love 全文完


[授翻][Heroes/Blind Dating][Sylar/Danny]Broken Hope系列第五部 0127更新蓝字


[Heroes/Blind Dating][Sylar/Danny]养个凡人的孩子有多操心你们造吗!?


[Grimm|Heroes|BlindDating|fallout4][NR|SYNNY|Shaun/Alex] “I Love U”*5(已坑)


【Merlin|Grimm|Thor|CM|heroes|blinddating】【NR|MA|LR|SYNNY】养龙的魔法师


【Merlin|Grimm|Thor|CM|heroes|blinddating】【NR|MA|LR|SYNNY】养魔法师的龙


Pseudoscience系列【heroes/blinddating】SYNNY0912更新1


【原創】【Heroes/Blind Dating】Someday came today(Sylar/Danny)兩篇文1/2更完


【HEROES/盲目约会】魔王与兔子(Sylar/Danny,NC-17,6.24首楼part5)


【原创】【Heroes\BD】【Sylar\Danny】圣诞节一发完


【Heroes+BD】沉没森林|Epi.10(Sylar/Danny,亲子向AU,kid!fic)12.26完结


【Heros/BD】新刊預告(Sylar x Danny)(沒錯這篇文的標題就叫這個)


【原创】【Heroes∕BD】新婚之夜(Sylar∕Danny,砂糖向一发完结,图片注意!)


【HeroesXBD】Sylar/Danny  Birthday


【原创】【Heroes|BD混同Sylar/Danny】精神污染三十题之光亮恐惧(角色死亡...


【翻译】【HeroesXBD】【Sylar/Danny】Future PG-13 12.13完结


【原创】[Heroes/Blind Dating][Sylar/Danny]嗨,猫咪!(12.18更Chapter 5)


【翻译】【Heroes x Blind Dating】【Sylar/Danny】Vice恶癖 (R级短篇完结)


【原创】[HeroesXBD]sylar/danny ILL


【原创】【Heroes X Blind Dating】【Sylar/Danny】你在某一天 (3.01 40楼更新)


【原创】【Heroes/Blind Dating】只言片语(混同,SylarXDanny,9.20一发完)


【翻译】[Heroes/Blind Dating混同]短篇2+1则(Sylar/Danny, 分级R)


【翻译】【Heroes x Blind Dating】【Sylar/Danny】 魔力+舒适(7.25主楼更新


【翻译】【Heroes x Blind Dating】【Sylar/Danny】Implication 言外之意(短完)


【翻译】【Heroes x Blind Dating】【Sylar/Danny】Element 元素 (短篇完结)








补个随缘地址(内容相同)


链接失效/错误请告知

SK│拇指大副(etc)

未拣:


最近一些段子集合,有萌有虐有狗血有OOC有雷


祝食用愉快( ´・ω・)ノ



——————————————————————————————


                                         ~*~目录~*~



  1. 拇指大副


  2. 南有乔木


  3. 三代梗+奶娃


  4. 小僵尸积木  (正文)


  5. Poets of the Dawn  (正文)


  6. 吵架


  7. 老大副与小舰长



——————————————————————————————


1.拇指大副




到了晚上的时候这事情就变得有些难办:Spock要放哪儿比较好呢?白天他尚能把他装在口袋里/别在衣领上/顶在头上(这个遭到了强烈反对——强烈地扯头发的反对),但是晚上这些不得不推翻,重新决定。




枕头上自然是不行的,他的睡姿绝对无法保障Spock的人身安全;床上任何一处同理。在Spock还是正常尺寸时都差点被熟睡中的Jim踹下床,如果是现在这个大小……床上pass。地板上怕着凉,桌上怕摔落,仓鼠笼子倒是安全,可这么迷你型的监禁play也玩不来——不他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烟灰缸?”∠( ᐛ 」∠)_


“拒绝。”(ㅎ‸ㅎ)


“呃……花盆?”(•̀⌄•́)


“驳回。”(ㅎ‸ㅎ)


“那拖鞋?”( ´・ω・)ノ


“不合逻辑。”(ㅎ‸ㅎ)




Jim的脸皱成了苦瓜:“指挥官先生,不要这么多要求好吗?”他正躺在床上,Spock悠闲地坐在被子的最高点,神色淡定拒绝了他每一个提议:“瓦肯人无需太多睡眠。”


“可是我需要。银女士也需要她的舰长和大副精力充沛地带领船员去战斗。”


“我必须指出NCC-1701是科考船,并非战斗用途。”Spock抱着被子,现在Jim稍微动一下他都有可能从被子山上滑下来。说不定Jim会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场景。




Jim慢慢侧了个身,变成趴着的姿势打量着现在他现在几厘米高的拇指大副。这绝对是他在舰船这些年遇见过最有趣的外星意外,虽然Spock黑着脸不允许任何人提及那个光怪陆离的宴会。但说真的——粉红色光雾“嘭”的一声,然后他们就眼睁睁看着一板一眼用餐的大副掉进了高脚玻璃杯——这事谁能忘掉啊?




经过种种方案测量,Jim最后决定把他塞在衣领里带回舰船。所有人看见第一反应以为舰长不知从哪儿又买了个挂件,但看到一脸杀人目光的迷你大副时,面部表情抽搐然后爆出大笑。他们那时候只管笑就好了,至于他们的大副变回来之后会给予什么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恐怖惩罚——那是以后考虑的事儿啦。




后勤组的姑娘们发挥了几百年前人类的手工活儿(又名给娃娃缝衣服),做出了一套又一套小小的、可爱的衣服,于是Jim又多了一项乐趣,撑着下巴看Spock换衣服。Spock不能待在他视线之外——那很危险,真的;今天的这一件是连帽衫,和制服一样的蓝色,居然还秀了个小小的星联标志(谁做的?休假多一天)。Jim伸手挑了挑那柔软的、迷你的衣摆,看见他大副的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别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舰长,请住手。”Spock摁住他的指尖,“停止如此不合逻辑的幼稚行为。”


“如果你扒在我手指上,我是不是能让你飞起来?”


“我不认为此提议有任何乐趣。”


“我觉得很好玩嘛。Spocky,来试试?”


“我无法认同你的动机。


“那不重要。”Jim决定发动puppy eyes攻势,“来玩嘛~”


“Jim,你应于此时入寝。”如果说平时他就很难抵抗那双婴儿蓝,此时面对放大的虹膜更是像掉进一汪海里。




“睡觉啊?”Jim翻了个身,这下真的把Spock震的从被子制高点摔了下来,趴在另一片柔软上。Jim因为这个哈哈大笑,不管瓦肯人的脸色有多难看把他放在手掌心举高,与实现平齐:“睡前晚安吻呢?”




Spock的脑海里瞬间闪动过147种利弊计算分析,最后得出一个最有效的数据,他垫着脚抱住Jim的下巴(毛茸茸的胡茬有点儿戳人,不过这不重要),完全不对等地亲了亲他。至于是不是整张脸撞上去,这都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儿。最后Spock选择了Jim颈窝那儿,人类睡着的轻浅呼吸缱绻地包围着他,慢慢地沉入梦境。




FIN




“Jimbo,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再调戏他,等尖耳朵变回来了你就等着屁股开花吧!到时候别哭着找我!”




——————————————————————————————


2.南有乔木




从酒吧里走出来之后喧嚣的世界一下子沉寂下来。相对一些群魔乱舞的地方,沉没森林已经算是很安静了,但灯光音乐与酒精的混合还是像把沉重的锤子一下一下落在他的太阳穴上。五颜六色的斜斜的灯光从江的另外一边照射过来,在水面上落成亮晶晶的无数闪动的星屑,晚风裹着深秋的寒气擦过他的衣摆,James Kirk裹紧风衣有些木然地望着外面。


 


Peter死后的第三个月,他依旧感觉自己像摊无可救药的烂泥。这些日子里他一直把自己埋进酒精里,试图用麻痹感掩埋自己清醒时候的一切思绪。他不愿意回想任何关于那一天的轰鸣,但还是有太多似曾相识的回忆钻进他的脑海里;他还没有离开这城市——他与Peter从小一起长大的地方。Sulu和Chekov的酒吧上个月搬迁到这个城市的另一头,于是他终于也有了一些不太熟悉的地方可以去。




他把以前的公寓卖了在这附近买了一间小的多的,在江的对岸,离酒吧不远。它并不宽敞,大多时候都是昏暗的,而那让他感觉安全。很多次他从夜里醒来,床挨着窗户,他从那儿能看见沉沉的江水和隐约的星光,他对着它们发呆,试图让自己一片空白。




死亡从来都是太负有重量的话题,sulu他们很少提起,他感激他们照顾自己的情绪,也妄想逃避现实,拒绝去面对一个人的死亡和另外一个人随之而来所要承受的一切。




“captain——!”


带着卷舌音的急切呼喊从他身后传来,kirk转过身,chekov手里高高举起什么向他跑来,最后气喘吁吁站在他面前,他疑惑地看着他,然后大男孩露出干净的笑容:“captain,你的钱包忘记了。”




“棒球队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叫我jim就好,嗯?”他无奈地摇摇头,这孩子总是摆脱不了大学时领导性的称呼。他接过钱包,习惯性地揉揉他的卷发:“谢谢。”




这时候sulu也从他们身后赶过来,亚裔青年从不会像他的小男友那样开怀大笑,他更倾向于偶尔显露的小小微笑,这让他看上去严肃、但在女孩儿中拥有独特的魅力。哦,神秘的东方人。kirk对他点头示意,这家伙也对他怀有奇妙的崇敬,沿袭着captain的称呼传统,无论kirk要朝他们纠正多少次——大学棒球队,早已过去六年之久,那些充斥着欢笑和汗水的时光早就一去不返了。




“老板都跑出来哪行?你们快回去吧。”kirk让自己撑起笑容。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陪在身边最久的两个,他知道他们对自己的担心和关心,但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peter的离去好像带走了他一切社交能力。




chekov眼睛睁的大大地望过来,里面的担心一览无余,但最后sulu揽上他肩膀的手指阻止年轻的男孩更进一步的询问。“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刚才几杯下肚了吧?”


“当然。我可是James他妈的Kirk,几杯琴酒不会放倒我的。”kirk摆摆手。这两个人已经照顾他足够多了,他不能再让别人跟自己一样陷在过去不可自拔。




***




kirk沿着江边向前走,眼眶和喉咙一样的干涩,大脑的疼痛让他想尖叫、或者摔坏什么东西,但最后他只是颓然地在长凳上坐下来。江岸这边是灯红酒绿,而另一边全是住家,两岸交相辉映的灯火星星点点落在黑沉沉的江面之上。夜晚的江水和白天是不同的,它如此沉默,在这样的时段里成为全然的旁观者,吞没下这个城市所有不能言说的阴霾向前涌去。




“你是否独自一人?”




kirk回过头,一个高挑纤长的男人站在他另一边,包裹住他身躯的黑色长袍很好地抵御了寒气,薄而锐利的五官轮廓融在背后的光影里,巧克力的眼睛正询问似的望着自己,耳尖的弧度像是某种图腾符号。一个瓦肯人。




“……坐吧。”kirk往椅子另一边挪了挪,他已经很久没有在酒吧之外的地方和陌生人打交道了,甚至不知道该对一个瓦肯人的搭讪作何反应。也许瓦肯人向别的种族主动攀谈本身就是个未解之谜。




瓦肯人在他旁边坐下来,腰背挺成一条直线,抿了抿嘴:“15.7分钟之前我在沉没森林酒吧观察过你,有23人次对你进行搭讪,但你拒绝了其中的19人,剩下四人中有两名是酒吧所有者,另外两名似乎与你同样熟识。你在交谈时背靠吧台,并且抓握酒杯力度超过正常人类。你点的酒类及杯数有67.7%的可能让你脱离清醒状态。我得出的结论,你拒绝与陌生人交谈,而且,正如人类所言,非常不安。”




kirk因为这陈述句的结论笑起来:“先生,你跟踪我喔?”




“否定的。”瓦肯人看着他,“我是心理治疗师。分析人类和其他种族是我的本能。同时,我的心灵感应能接受到大范围强烈的情感脉冲。”


“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刺痛感穿过他的大脑,kirk感到一阵恐慌。他不能让任何人窥见他的内心,那里是深渊,没有人可以看见。


“并非如此。仅是……你的痛苦过于强烈,不只是我,酒吧里至少有12名具有心灵感应的种族接收到了你的情感辐射。”他把食指搭在自己的太阳穴处:“你的情绪在嘶吼,我很难不去注意到它。”




kirk朝他笑笑,没有答话。说实在的他并不怎么相信心灵感应这些鬼扯的东西,这个年代里但凡有一丁点感知能力都会冒充专业理疗师进行诓骗。谁叫现在的人们心灵是如此匮乏和冗杂呢?在此之前他也见过一些借着诊疗名义来搭讪或是诈骗的家伙,已经不新奇了,除了他们……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眼前这一位的吸引力。




这个瓦肯很帅,的确魅力非凡,但现在他没有心思去想别的春花秋月,就像对方说的那样他如今脊背也被痛苦环绕,寒意从四肢百骸袭上心头。他打了个冷颤,努力忽视旁边人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曾经他是如此享受成为众人焦点,如今一丁点视线接触也令他芒刺在背。peter带走了他积累二十余年的保护层,而现在他不得不重新为自己设立一个了,比如,烟草是一个储备充足的选择。




尼古丁呛进肺里的刺痛感绝非他从前熟悉的,过去他喝酒泡妞打架,但有peter在,绝不碰烟草。peter讨厌那个味道,他们从11岁起便达成了这样的约定。烟雾从食指和中指之间袅袅旋散而上,他的眼前蒸腾起一小片茫茫的白雾,江水和灯火从那里透析出迷离的梦境。




“30.2%的人类会选择用香烟抑制或干涉情绪,即便在55.1个月前联邦大会已表决通过将其从消遣品名列中去除。”瓦肯人皱了皱鼻子看向他的指节中央,像是打量什么可探测物,“也许我可以理解你选择它的动机,但恕我不能赞同,这绝非一个适当的举措,它将会损伤你的生理机能,同时,只有0.94%的可能缓解你所承受的负面情绪。”




“恕我直言。先生,你我不过陌生人。”kirk眯起眼睛透过烟雾看着他,但最后还是掐掉了烟头抖了抖,烟蒂碎成白灰卷落向夜色深处。




“的确。”


瓦肯人说话时候都是如此目不转睛吗?kirk不太清楚,只是这个男人琥珀色眼睛里的情绪深不见底,他看着他就好像已经研究了一辈子的长度。


“每每一个个体均由陌生开始相识。”他说。




Kirk站起身,衣角在晚风里微微打了个卷,他这一次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瓦肯人一半的身体融在光里而另一半拖着长长的影,耳尖和颧骨的轮廓连成一条清冷的弧线。对方依旧沉稳地透来目光,Kirk轻咳了一声,然后伸出手:




“如果你是想知道我的名字,直接问就好了。那么——James T. Kirk。”




————————————————————————————


3.奶娃三代梗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兄弟会成员不会相信他们的领袖突然退出是为了过上在家烧烧饭带带孩子的平常生活。Charles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用感应也猜得到Erik今天会烧什么菜——今天Loki会回来。


 “宝贝,别玩那个好吗?”Charles瞥见卧室里钻出来的小家伙,有点头疼。小小的男孩又费劲地把他的轮椅推了过来。 “Erik,让Jimmy别再玩那个了,他会压着自己脚的。”他朝厨房呼唤了一声。


Erik拿着炒菜的铲子冲了出来,看见客厅里的一幕又冲回去放下铲子,再次绕过来把小男孩一把捞起来:“乖乖的呆着啊,你那个愚蠢的老爹要来了,我真是一点都不想见到他。但是Loki要是看见你受伤了肯定又要发飙把你带走了——不行,绝对不行。”


Jim因为高度的突然升高小小的惊呼了一下,不过他立刻忘记了轮椅的乐趣。男孩眼睛笑的弯弯的:“Eri,举高高~!”


“好好好,举高高。”Erik叹了口气,这小家伙至今不肯好好念他的名字。他无奈地举起小男孩转了几圈,Charles还躺在那儿乐悠悠地望着这爷孙俩,然后漫不经心的换了个台:“Erik,鸡腿要糊了。”




***




Loki跟Thor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Erik还没有整理好如何面对这个讨人厌的儿婿的心情,门就被敲响了。


“如果这个那个傻大个撞的,”Erik挥了挥他的铲子,“我会让他那身蠢兮兮的盔甲拧巴的连他儿子都认不出来!”Charles没理他,他伸了个懒腰走过去把地毯上玩积木的小孙子抱起来,走过去开门。


一脸晴天的Thor和一脸阴天的Loki正站在门外。Jim看见这两个有点儿熟悉的家伙,先是扭头望了一会Charles,得到肯定之后笑容重新溢了出来:“Ma?”男孩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探出大半个身子要抱抱,Loki为这称谓阴郁了三秒,接过小男孩:“你好,小麻烦。来,叫daddy。”


Jim在他怀里兴奋地扭动几下,Thor伸出手戳戳他的小脸蛋,Jim咬了他一口,毫无愧疚地朝他笑:“Da!”


眼见着两人就要再一次因为称谓问题打起来,Charles连忙打开门侧了侧身:“先进来,别冻着他。Thor,去端菜。今天Erik心情还不错,你不会惹恼他的,放心吧。”他也忍不住捏了捏小不点:“都说小孩子洞察力惊人,你可真是什么都能看出来是吧?”Jim趴在Loki肩膀上咯咯地笑了起来。




***




今天的午餐是祥和的,这让Charles很高兴。Thor遵从他的教诲埋头吃鸡腿,Loki和Erik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话,从天宫秘史到人间喜剧,从Frigga开始劝说Sif穿裙子到Logan和Scotty如何把开学致辞演讲的像情书……Charles和Loki轮流给Jim喂饭。


“他什么时候能开始自己吃饭?”Loki不大满意地给男孩擦了擦嘴角。


“再大一些吧。反正我们闲着也是闲着,Jim闲着也是闲着。喔,宝贝,看看谁来啦?”Charles又给小家伙喂了一勺麦片,感应到了又有人走了进来。Erik挥了挥叉子回过头:“不会又是那个大傻个的同事家的那个吧?”


“你再这么喊Thor,Loki下次就不会再带Jim回家了。”Thor还啃着鸡腿,Charles不知道他是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看见丈夫立刻噤了声之后Charles笑笑回过头,他们的小天使还伸着小手要吃更多。“人家有名有姓,只怕你念不出来。叫Spock,Jimmy这么喜欢他,你可得有点礼貌,嗯?”不再在意Erik不高兴的哼哼,Charles给Jim擦擦嘴,把他从儿童座椅上抱下来,与此同时瓦肯人也走进了房间。他的父亲和……父亲又要去不知名的星球访问,把少年丢在这里寄养。


“Pocky——!”小家伙口齿不清乐颠颠地叫着名字,一溜烟跑到Spock脚边,扬起小脸张开手臂,笑容像个小太阳:“抱抱~!”瓦肯小少年努力保持的表情有点儿绷不住,他还是站的笔直笔直的,Jim抱着他的腿开始往上爬,Spock坠着这么一点儿重量,胃里翻腾起奇妙的感觉。


小家伙总是以探索Spock树为目标,但当然,他从来没爬上去过。Loki咬着勺子看着儿子对这样无聊的游戏乐此不疲,他不能理解,可能这一部分没遗传好吧。他瞄了一眼旁边依旧专心致志对付鸡腿(Erik今天到底烧了多少?)的Thor,确定就是遗传的错。他曾经质问过Charles,但教授摊手,基因如此奇妙,他真的控制不了。


在Jim第18次滑向柔软的地毯之后Spock决定采取措施,弯腰把小男孩抱起来。Erik在一旁看的牙痒痒,这十几岁的小毛头抱起Jim比自己还轻松——不就是三倍力嘛——绝对不是说他老了什么的。


————————————————————————————


4.小僵尸积木


在Spock去给Jim拿牛奶的时候McCoy凑了过来,决定把这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说出来——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牛奶?小僵尸眼巴巴地望着Spock离去的方向,恋恋不舍收回目光,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的确,他最近都不太爱吃脑子了,有牛奶喝,有Spock枕着,有McCoy玩,他都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牛奶……喔,这一定是人类最美妙的东西啦,它多好喝啊不是吗?每天McCoy和Spock都能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给他带回最新鲜的牛奶,他简直要幸福地转圈圈啦。




但究竟为什么这么喜欢牛奶?小僵尸记得不是很清楚,他现在已经把遇见Spock之前一个人的生活忘的差不多了。可能是某一天、在那个时候街道上还有乱窜的人类的时候,有谁带着牛奶逃亡,他被那香味儿吸引了,想上前问问那是什么,结果人类惊恐地大叫一声丢下牛奶跑掉了。Jim瞅了瞅旁边没别人(他叹了口气,又一个被他吓跑的人类——他很可怕吗?)走近拾起那个玻璃瓶。瓶子像个胖胖的水滴,瓶身还画着一个卷毛小熊,Jim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抱着玻璃瓶头仰的高高的,残留的牛奶顺着食道直接滑进胃里。他舔了舔嘴唇,唔,好奇妙的味道喔。




McCoy半信半疑,但没有深究。这是发生在什么时候的事儿,小僵尸不记得了,也许它根本没发生过。Spock说他最近越来越喜欢做白日梦,McCoy撇撇嘴,僵尸怎么可能做梦?Jim不关心他们在争吵什么,幼稚的人类,他们总是吵来吵去的。Jim只知道这段时间自己开始思考了、的确想象了很多东西——他想尝尝Spock是什么味儿——不是指脑子;Spock体温暖和和的,但说话的语气总是冰冰凉,碰他的手指时轻飘飘,把他举起来又好像力气很大;Spock不笑的时候像苦苦的咖啡,温和的眼睛望着他的时候又是甜甜的巧克力;啊呀,他又在想Spock了。




“小家伙,你的骑士回来了,我就不搁这儿碍你们了。”医生从台阶上站起来,拍拍他的头又拍拍屁股后面的灰。McCoy想不通Jim为什么总喜欢蜷在台阶上,也想不通为什么小僵尸的头发永远会翘起乱糟糟的一小撮。Jim顺着他的目光扭头看过去,Spock提着两瓶牛奶打开太平间的门正向他们走过来。小僵尸看见Spock的一瞬间笑容像被点燃了一般噼里啪啦闪着金光溢了出来,蓝眼睛笑的弯弯的,也站了起来。Spock不知道从哪儿给他找来的长长的白衣服拖在身后卷起一地的灰,袖子也长,衣摆更长,McCoy摇摇头,说不好Jim这样看上去更像僵尸还是鬼魂。




“牛奶~!”Jim高高举起双手,稍微犹豫了一会儿——他是先抱抱牛奶好呢,还是Spock?




——————————————————————————————


5. Poets of the Dawn


Riverside的班车太少,想要逃亡的人太多,孩子们夹在人群中像片随风漂泊的叶子。McCoy拎着三人份的行李跟在后面挤得满头大汗,他和Spock中间隔了几个人,少年紧紧护着更小的孩子充满戒备地打量周围的一切,好几次都被推搡的一个踉跄。成年人的心跟着悬到嗓子眼儿,本来应该他抱着小孩、Spock提着行李会更稳当一些,但想也不用想,Spock不可能会把Jim交给他。




小男孩手里还攥着Tribble,蓝眼睛好奇地望着陌生的人群,对世界的危险无知无觉。Jim小手搂着Spock的脖子,偶尔看见McCoy就对他晃晃毛绒熊扬起无邪的笑容。McCoy确信自己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他跟在后面看着那两个孩子,心里一阵夹杂着酸楚的暖流。如果可以他不愿这世界去伤害他们,可他无能为力——他能做的只有…能有什么呢?那两个小不点对于彼此而言就是全部的世界了吧。




最后列车员认出了McCoy——他救过他妻子的命——三个人得以挤上了这一晚最后一班车,不用留在隆冬的流民中间过夜。车上的人全是同一个风尘仆仆的模样,眼神呆滞地盯着窗外浓重的夜色。McCoy努力把轻一些的行李塞进破了一半的行李架上,回过头找那两个孩子。车上没有座位,Spock牵着Jim站在他身后,小男孩抓着一壶水咕嘟咕嘟地喝着,Spock搜寻着周围的空位,无奈满满当当充斥着绝望的人们。McCoy年轻的时候坐过很多次火车,那时候大家都是兴奋地期待路程,而战争消磨了所有本应旋绕车厢里的欢声笑语。




经历了一天的奔波孩子显然累了,Jim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眼角泛出了泪花,Spock弯下腰给他抹掉,男孩掰住他的手指,然后是胳膊,软软地扒了上去最后埋进他怀里。


“Pocky,困…”小男孩的声音埋在怀抱里听上去像句轻软的呢喃。少年看了一眼杵在这边的McCoy,把身上的背包也递给他,然后背靠着墙壁坐下来,把Jim揽进怀里。Jim在他的臂弯扭来扭去咯咯直笑,终于找到了舒服的姿势,很快就含着大拇指砸吧砸吧睡着了。




这是那个夜晚里,只有一个人看见的故事。McCoy别过脸,男人不会有眼泪的,它们在战火和凛冬中早已风干,绝不会在火车晃晃悠悠的隆隆声中再流下来。


 


————————————————————————————————


6.吵架


他想像往常那样触碰上Kirk的精神融合点,去感受他。但Kirk在他们的纽带之间竖起了壁垒,沉重的铁门横亘在他们之间,原本大片温暖的金色成了冰冷的汪洋,而他困于其中,成为那个将溺之人。




“不,别想再用你那套心灵感应什么的把戏讨好我。”Kirk向后退了一步,避开Spock的手。


“那绝非讨好。”手指落了空,Spock没能保持那个姿势,垂下了手,直直地望进那双眼睛,一片冰封的蓝:“Jim,请降下你的护盾。”


“不。”Kirk目光移向别处,“……不。”




Spock不知道该如何回应。Kirk曾是那么喜爱他们的链接,鲜少升起壁垒,他甚至都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但这一次不一样了,人类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看上去如此冷漠,把自己孤立在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触碰的冰面上。




“Spock,你得知道……不,也许你真的不知道。”Kirk烦躁地扯了下衣领,露出一小截皮肤让Spock如此想要亲吻那里,指腹或是嘴唇,磨蹭过人类凉而柔软的体温。Kirk依然避免与他对视:“让我来告诉你吧,事实上人类是会感到疲惫的,而这不仅表现在身体上。换句话说,我累了,明白吗?”




Spock不明白。人类是如此敏感多变的生物,但他知道自己绝不能说出疑问,否则一切都将会无法挽回。他站在那儿,Kirk离他几步远,但又是那么遥远。人类的视线停留在地面上,Kirk转了转脚尖扬起一小片灰尘。这是年轻舰长的习惯性动作,代表着他小小的紧张或是不安,代表着他急切地想要从现状逃开。Spock认得这个动作,他了解Kirk187种微小的肢体语言,而这一个是他不愿看见的一种。瓦肯人挺直脊背到了疼痛的程度,但他毫不在意,背着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像背诵诗文那样朗读了出来:“Ashayam,我爱你。”




Kirk像被刺痛那样瑟缩了一下,嘴唇绷成一条直线,他终于停下动作,也同Spock一样站的笔直。人类把目光重新投向他,嘴角弯起一个没有温度的、悲伤的微笑,蓝眼睛里的光熄灭了。


“Spock,你知道你不能每次吵架过后说一句我爱你就当完事了吧?”




尾音消散在风里,Kirk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Spock停在原地,他没有追上去,也不会追上去。等到Kirk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之后他重新往前走,离开他们刚才耽搁了那么久的街道。灯光慢慢浮动在夜色里,他走过一个个橱窗,想起自己还是什么都没有。




——————————————————————————————


7.老大副与小舰长


“……那么,你多大了?”


“我假定你仅需要一个大致的数据——205岁。”


“哇哦……你可活的真够长的。我以为这个年代人类平均年龄上升至97.5岁已经是个成就了。”


“的确如此,这是伟大的进步。你我种族不同,并不可随意相提并论。如果你想知道,漫长的年月绝不如想象中那样轻而易举地度过。”


“你是说——孤独?”


“如果我必须承认一种存在的情感,那无误。当我只身一人,孤独是可告知的,我想念我故去的家人与朋友。”


“那你会想他吗?我是说,你的……”


“我知晓你的指代。若借用你的说法,再活一遍是一种作弊的行为,我本不该拥有如此之长的寿命,但宇宙的广阔为每个生命体带来了无限可能,从黑洞穿越一次,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彻底的消失,但它给了我新生。让我们专注到你的问题:是的,我想念他,这种情感如此强烈到了令我无法忽视的地步,逐渐成了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他,怀念我最亲爱的、最伟大的老朋友。”


“‘史诗级的友谊’,嗯?”


“后人这样形容我与他之间的关联,我不知道它是否贴切,但我很荣幸赢得他的友情,即便过程并不平坦。在你的世界亦是如此,你二人定会得到等量的强烈羁绊。”


“不,不可能。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羁绊?实话说,不是阻碍就谢天谢地了。”


“并非如此。如果你肯给予我信任,我即是我,可以感知到另一个自己,灵魂上的共鸣是不能被掩饰或忽视的。”


“你们总是习惯把简单的东西说的如此复杂吗?”


“我与我们无法修改民族语言上的固有格式,繁复的词法是逻辑上可存在的。并且,你会习惯的。”


“上帝啊,我还真不想……你知道吗,你,我是说那个你,简直无法相处。为什么同样是你差别这么大?”


“如果我是那个我,我会告诉你,不要孩子气。但是我不是,所以我想说的是,相处中的细节修改并不会影响整首颂歌,的传唱。当我在冰原的洞穴看见你的时候,我曾以为是我的你来找我了,但你年轻的容颜很快消灭了我的幻想。的确,你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属于你,而我的他,只活在回忆里。但我仍旧对此心存感激,在此之前我未曾想过,在我尚能把握的岁月里,还能够再一次遇见你。你的灵魂将永远高悬群星之中,它们就如同回家的方向。”




——————————————————————————————


没啦~